西安资讯_安康资讯

安康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俄军阅兵的"疲态":新装备含金量不高与中美

更新时间:2020-06-29 19:54点击:

 本周,迟到了一个半月的俄罗斯“胜利阅兵”无疑是最吸引人眼球的军事盛事。在2020年这一多事之秋里,“胜利阅兵”是俄罗斯最新军事成果的一次重要的展示,其中展现出的俄军风貌,无疑也是外界观察俄综合国力变化的重要窗口。

  俄罗斯阅兵的“疲态”

  6月24日,俄罗斯举行了2020年度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的胜利日阅兵中规模最大的一场,也就是近年来一直为人关注的俄罗斯莫斯科胜利日阅兵活动。尽管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这场阅兵的举办时间从原定的5月9日推迟到了6月下旬,而且目前俄罗斯国内的疫情也依旧处于相当高的风险之中,并未得到完全控制,但从多国政要和多个国家依然应邀派出仪仗队参加阅兵式看,这场阅兵本身的内容并未受到疫情太大的影响。

  今年参加阅兵的俄军总人数超过13000人,在近年来的阅兵中实属罕见

  俄罗斯每年都要在全国各地举行多次阅兵活动,在莫斯科近年来也要举办胜利日阅兵和纪念1941年11月红场阅兵的阅兵。加上连续多年在莫斯科郊外举行的“军队”系列论坛,俄军大规模参与的仪式性国家活动在莫斯科并不罕见。作为胜利日阅兵本身,其目的自然包括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宣示俄罗斯作为苏联的主要继承者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关键性作用,振奋民心士气同时改善国家形象。今年全球形势由于新冠疫情和经济低迷而高度紧张,俄罗斯举行的阅兵自然也有着展示“肌肉”,威慑潜在对手的考虑。

  与中国这样几年举办一次阅兵,各种受阅装备会随着军队现代化建设以正常节奏更新变化的国家不同,俄罗斯一年举办几次阅兵,且还要通过阅兵向外展示俄军作战实力以及建军成果,如何在受阅装备上实现“推陈出新”,保持展示武器装备的变化和新颖,无疑是俄罗斯所面对的不大不小的麻烦。而从这次阅兵的情况看,俄罗斯确实还是实现了受阅装备大幅度的“刷新”,只不过用严苛的标准来看,这种刷新的含金量多少有些尴尬。

  这种“刷新”就导致了今年俄军受阅装备的丰富

  一方面,俄军在大量主战装备上以改进型和试验型装备作为阅兵的主力,在本次阅兵中,俄军展示了T-72B3、T-80BVM、T-90M和T-14四款主战坦克,同时还展示了BMP-2M、BMP-3、“库尔干人”、T-15、BMD-4M五款履带式步兵战车,从琳琅满目的角度看显然是足够了,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俄军装备体系的混乱程度。

  四款坦克中除了T-14“阿玛塔”,其余三款都是俄军现役装备,但在苏联末期和俄罗斯时代受制于资金紧张,希望将T-72和T-80两大坦克装备体系简化为单独的T-90主战坦克的各种努力,最终却在形成了新增T-90系列的同时,让原有的T-72和T-80系列继续存在甚至同时发展,形成了更加复杂的装备体系。

  步兵战车的情况则由于BMP-3装备数量较少,“库尔干人”、T-15等试验型步兵战车尚未列装等原因,在现役装备中没有那么混乱,但如果考虑到俄军还有BTR-82A和“回旋镖”新老两款轮式步兵战车也在扮演着重要角色的话,步兵战车领域的“统一”工作进展也不容乐观。

  俄军的装备体系在更新中不断没有简化,反而更加复杂了

  另一方面,俄军在真正的新一代装备发展领域却遇到了裹足不前的状况。以T-14“阿玛塔”主战坦克为代表的俄军新一代地面装备“舰队”系列从2015年首次红场批量亮相至今,虽然几乎年年参加红场阅兵,有关其即将完成国家试验、正式列装部队的消息也不绝于耳,但阿玛塔主战坦克除了生产了一小批原型车和“阅兵车”之外,历时五年依然没有“大功告成”。

  俄军在新一代步兵战车底盘和武器系统上采用搭配组合的方式,无疑也表现出在下一代武器装备选择上俄军的纠结心态。虽然这样的火控系统、火炮、导弹的组合变化,客观上有利于俄军在阅兵装备展示上的“出新”,但这样的装备设计却显著分散了俄军有限的经费资源。而为了展现俄军的变化,这些原本只应是试验性的装备组合,都被俄军花钱进行小批量生产参加阅兵,一定程度上又加重了俄军军费不足的情况。

  新一代装备的类似“瓶颈”在俄罗斯空军身上似乎更加严重:本次阅兵上俄军空中梯队与过去几年基本一致,苏-57、米格-31K等俄军的新型战机也依然批量参加受阅,但这些参阅飞机背后透露的俄军新一代空军作战力量的情况却并不乐观。苏-57基本型原计划在去年交付第一架量产型飞机,今年交付第二架,使用新一代“产品30”航空发动机的改进型号也计划在2024年前服役,结果去年年底首架量产机在交付之前的试飞中就因故坠毁,而今年的量产机依然没有交付,今年参加阅兵的4架苏-57依然是之前制造的原型机,也就是说俄军的五代机实际装备数量依旧是令人尴尬的“0”。

  苏-57一号量产机的坠毁无疑给这个型号投下了不小的阴影

  欧洲多国已经开始接收美制F-35系列战机并逐渐形成战斗力,美军的五代机战机生产和列装已经全面铺开,甚至连昔日时不时要来采购先进歼击机或者相关产品的中国也已经有了好几支装备歼-20战机的作战部队,此时俄罗斯光用原型机来阅兵式上充场面当然可行,但在周围或者叙利亚等地区空域里面对敌机的实际较量中,这种量产进度滞后导致的“代差”却会让俄罗斯空天军处于不利的境地。

  随着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并在围绕延长《新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的谈判工作中,明显地表现出的借机讹诈甚至不切实际地图谋“拉中国下水”的倾向,俄罗斯作为仅次于美国的核大国被卷入新一轮军备竞赛的可能性也越来越高。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在常规武器领域如何操作以应对国际局势变动带来的挑战,无疑是对于俄军乃至俄罗斯领导人不小的考验。

官方微信公众号